─第69期─

技職學校汽車科系問題與解決---德國的借鑑

文─許良明、程榮凱、黃清煙、蕭明火


壹、前言


  近十年來全世界有「全球化和知識經濟」兩大熱門話題,台灣近二十年來在歷經重大的政治和社會變遷後,自由化、民主化和多元化的方向已成為全民的共識。改進學校課程以提升教育品質,則是當今教育改革的重點,健全技職教育是教育改革、提升國家競爭力及降低失業率的良方。為暢通技職教育體系學生升學、進修管道,導引技職學校正常發展,提升技術人力素質,自86學年度至90學年度高等技職教育容量大為擴增(教育部,民90),目前我國技職學校汽車科系已經有碩士學歷畢業生,符合知識經濟社會中高級技術人力結構之需求。

  本文希冀從我國汽車背景關鍵問題出發、分析汽車製造大國德國的汽車職業教育課程特色,企盼能從中獲得啟示,探討我國目前技職學校汽車科系現有問題癥結,進而對技職學校汽車科系課程之未來發展趨勢提出建議。 


貳、背景說明 


  汽車產業具產品精密度、安全性要求高與行業進入障礙高,由二萬多個零組件組成,產業關聯性大並具量產規模經濟利益等產業特性,為高附加價值的綜合產業。車輛產業可直接帶動金屬、橡膠、塑膠、機電、玻璃、化工及油漆等相關產業成長(彰化銀行,2000)。根據資料顯示,在歐美先進國家,購買一輛汽車的費用中,大約有40%左右要支付給金融、保險,法律諮詢、產業服務、科技研發及各類廣告,影響層面既深且廣,無論在技術能力、就業機會及稅收方面,汽車工業對國家發展具有極大的貢獻,故向來被稱為「火車頭工業」。所以我國積極推展汽車工業並視為策略性工業,各工業先進國家無不積極推展其國內車輛工業,如美國、日本、英國、德國、法國和瑞典等,汽車後起之國如韓國更是頃國家之力全力發展汽車工業。據統計,全世界50家最大的公司中,汽車公司就占了將近20%,其它企業也大都是與汽車工業相關的石化業和機械業,台塑集團近年跨入汽車產業及明志技術學院於90學年度成立車輛工程系就是最佳例子。


  國內汽車工業歷經半個世紀的發展,在政府階段性政策輔導及業者不斷努力下逐年成長。根據統計臺灣車輛工業總產值1999年達4,211億元,佔製造業總產值之5.63%,外銷值超過1,300億元。總產值排名第五,僅次於電力及電子器材業(2.51兆元,佔33.52%)、金屬基本工業(7,086億元,佔9.46%)、化學材料業(5,870億元,佔7.84%)、食品業(4,624億元,佔6.18%),在整體製造業中佔有一席之地,為重要之產業。2000年達4,396億元,佔製造業總產值之5.18%(台灣區車輛工業同業公會,2001)。表一為近年我國汽車工業產值統計表。


  根據交通部統計處資料顯示,截至2002年4月止,台閩地區機動車輛登記數達17,596,468輛,其中汽車數為577.9萬輛,較2001年同月增加11.7萬輛,機踏車為1,181萬輛,較2001年同月增加29萬輛(交通部,2002)。

  相關資料顯示,台灣加入WTO後,汽車進口關稅將逐年降低,汽車工業將受到相當大的衝擊,汽車相關製造方面的技術人才會減少,但由於貿易自由化及競爭原則,促使機動車輛售價降低,車型廠牌多樣化,國內汽車得銷售成長反而增加,相對汽車維修服務人員需求則相對增加。以目前將近578萬輛的各類型車輛,假設平均每一台車一年保養支出費用以一萬元估算,一年的營業額預估即高達578億元。同時根據德國聯邦教育及研究部1998及2001報告指出,「汽車修護工」是德國十五熱門職業訓練排名第一的職種(Bundesministerium fur Bildung und Forschung,﹝簡稱BMBF﹞),是德國男性最喜愛的職種,未來發展可以預期,從以上數據可預測即使在高度資訊化的社會中「汽車修護」仍是受歡迎的行業。國際經濟合作開發組織(簡稱OECD)報告將人類迄今創造的所有知識分?有關事實的知識(Know-what)、知道為什麼的知識(Know-why)、知道如何去做的知識,也可稱為「技能知識」(Know-how)和知道誰擁有所需要的專門知識(Know-who)等四大類(蔡宏明,2000)。技職學校汽車科系教育本質即是實現OECD所定義的四種知識類別的最佳典範。

參、德國的汽車職業教育課程特色

  在德國各公共場所如火車站、戲院和年青人出入的場所,經常可以看到一幅廣告,上面寫著" Keine Ausbildung,Keine Futur",意為沒有接受教育與訓練即沒有未來,事實上確實如此。在德國青少年如沒有接受適當的職業教育與訓練,爾後要找工作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德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敗國,52年後躍身為世界第三經濟強國,主要原因之一是成功的實施二元制職業教育與訓練制度。職業教育是德國教育制度深受矚目的特色,對於德國社會穩定與經濟發展有極大貢獻(陳惠邦,2001)。誠如史密特所說:「在德國不管是藍領或白領的技術工作者,一定曾經接受過二元制職業教育制度的洗禮(Schmidt,1993)」。然而,隨著資訊通訊科技迅速發展及其在?業化和在傳統經濟上的應用、經濟全球化及國際間競爭的日益加劇、歐盟成立等因素皆會影響著德國職業教育的發展,因而德國近幾年也已經著手進行職業教育改革,加強和歐盟各會員國職業教育垂直及水平的互動。

  本節就德國推動雙元制職業教育的重要角色、汽車修護職業訓練制度及德國將「汽車與環保」課程融入證照考試分別說明:

一、推動雙元制職業教育的重要角色

  國家、業界、學校以及各地公會是推動二元制職業教育的重要角色,經由這四個單位共同努力與配合之下,使德國將這套職業教育推廣的非常成功,成為其它國家學習的良好典範(Bundesministerium fuer Wirtschaft ,BMWI,1997)。以下是這四個不同單位的功能:

1. 國家---- 頒布相關職業教育法令。
2. 企業界---負責實務訓練。
3. 學校---- 負責專業理論的教授。
4. 各經濟獨立單位--如手工業公會或各地工商公會負責勞動契約的訂定、處理企業主和學徒間的關係,監督企業的訓練成效和制定各項考試規章等。

二、汽車修護職業訓練制度

  德國的汽車製造工業相當先進,著名的車輛廠牌各汽車製造廠在各地的分廠一般是實施雙元制職業教育制度,在廠內都設有訓練中心、實驗室,甚至安排理論課程的傳授,實務面和理論面充分結合,筆者在德國進修期間,曾經在汽車水箱製造大廠BEHR觀摩,在該廠上課的學生於一年段結業後,必須手工做出和汽車水箱構造、功能和作用完全相同的縮小比例水箱,所以經由這樣的實務學習和訓練,學生對水箱的各項結構瞭如指掌,其它汽車各相關元件及系統也採取同樣方式學習,以工作導向學習(work orient learning)為主軸,對於學生未來就業職場及創新應用相當有助益。除了接受新進學徒的訓練外,各廠也有實施職業再訓練的課程,表二為汽車修護職類的訓練制度流程圖。

  由表二我們可以看的出來,要成為合格的汽車修護廠老板或企業主需須經過相當長的時間,而且一定要領有師父證照的資格限制,按部就班,循序漸進。學徒畢業後要考技工考試,技工考試通過五年後要考師父證照時,不管年齡大小,仍然要一年的全時制進入師父養成學校學習另一種不同的專業課程,各企業也都樂意遵守這個法規,因為這樣的養成教育制度,能夠維持技工水準以上的專業技能和理論基礎,配合健全的證照制度,雖然全德國有16個邦,各邦的課程或許有點差異,但是他們彼此都承認其他友邦所發的證照。

  拜資訊通訊科技之賜,今日汽車於舒適性、安全性、引擎管理系統和燃油經濟性等方面應用了大量的電子科技產品,尤其是微電腦處理器,使汽車修護行業變得更複雜(BOSCH,2002)。所以從1995年開始德國的各相關公會、製造廠有共識在技工和師父層級中另設一個「服務技師」,服務技師的訓練課程因製造廠的不同而有些差異,但是各廠的訓練重點強調汽車最新科技應用與診斷和顧客溝通,如表三所示。

三、德國汽車方面的環保教育

  環境保護是現在世界最熱門的話題,汽車是德國相當重要的工業,每年為德國賺進了大筆的外匯,德國在1979年綠黨建黨後,迫使執政黨必需在各方面產業都必須考慮完整的環保問題,當然汽車工業也不能例外。
縱觀德國自1885至1995這100 年中有關環境保護的法條,在1986至1989這短短的三年就通過了100條,比以前增加很多,這個現象表示環境保護在今日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

  全德約有5000家汽車維修廠,在各公會努力、國民有共識、教育者協助、政府督導下,本著環境保護優先,大家做環保,盡量減少因為汽車維修所製造的環境污染問題,在德國二級制的證照制度中,德國於1985年起就將「汽車與環境保護」列為師父職業證照的必考項目之一,「車輛與環保」課程內涵和最高級的師父證照檢定已結合一起(個人通訊,2002)。
他們的環保信念為:

肆、對我國技職學校汽車的啟示

一、人力培訓問題

  台灣之所以能用有限的土地和天然資源,創造眾所周知的經濟奇蹟,成功的人力資源政策乃是促成經濟發展的主要憑藉。而人力培養的關鍵在於良好的教育政策,國內技職教育在二十世紀後半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成功的推展為產業界提供了質優的人力資源,對經濟結構的發展與提升可謂居功厥偉。但隨著e世代的來臨,產業結構、政經環境變化及知識經濟時代來臨等因素,技職教育也必須面臨提升和轉型的挑戰(教育部,2001)。

  我國目前技職院校分為職校→專科→技術學院→研究所共四級,分別培養產業界所需基層、中級及高級技術人才,隨著我國勞動力結構改變、經濟全球化及車輛資訊電子化影響,培養中高級技術人才愈顯重要。目前車輛產業專業人力培育學術管道計有:

1. 高職:汽車科或汽車修護科。
2. 專科:機械工程科汽車組或車輛工程科,如南亞技術學院。
3. 二技:車輛工程系,如大葉大學。
4. 四技:車輛工程系,如屏東科技大學、虎尾技術學院、台北科技大學等。
5. 大學:台灣師範大學汽車組等。
6. 研究所:台北科技大學及屏東科技大學車輛工程研究所等。

  依據教育部統計資料顯示八十九學年度全台高職設有汽車科或汽車修護科等職業類科的學校共有98所,其中國立或市立為28所,私立學校為70所。統計數據顯示汽車基礎維修服務人才培育上私立學校功不可沒,近幾年因為人口銳減,造成許多私校招生困難,且整體社會朝向服務業發展,傳統技術與職業教育面臨轉型,就85至今年90學年度而言,因為政府教改政策及廣設高中,使高職學生人數已有逐漸流失之跡象。

  車輛是最典型的機電整合(Mechatronic)產品,根據德國維漢哈芬車輛技術學院(Wilhelmshaven Fachhochschule)研究指出:目前90%車輛的新產品設計都和電子有關,高科技及資訊通訊科技大量應用在車輛中,專家估計至2005年約30%車輛周邊產值都和電機電子相關,電子能夠提高車輛的安全性、增加舒適性、使駕駛更有樂趣;同時全車診斷模式、維修儀器電腦化也讓未來車輛檢修更容易快速。故未來汽車維修技工應不只是擔任「服務維修」角色而已,更應具備終身學習能力,建立現代化「知識技工」能力,加強車輛相關電機、電子及外語等能力,使車輛「服務維修」工作變得更吸引青年學子,真正成為高科技產品的「知識能力工作者」。據此建議國內車輛科系學院應開設適當的課程,藉業界專業人士共同提昇目前已經在職的汽車修護技工各項專業能力。

  民國八十五年起教育部開始建構新的技職教育環境,至八十九學年度為止,陸續有十一所科技大學、五十三所學院陸續改名或改制設立,辦學績優專科學校升格為技術學院或科技大學,大幅提昇了技職學生的升學機會,然而,車輛工程科系在專科以上層級學校數量偏少,學生進路明顯機會降低,以九十學年度四技二專招生車輛科系為例,錄取率只有19.8%,同年大學錄取率高達61.44%,四技二專錄取率為53.36%(教育部,2002),車輛相關科系錄取率和大學錄取率或四技二專總錄取率比較明顯偏低,嚴重影響未來我國車輛教育訓練和維修技術人員質量,所以適度增加四技二專車輛工程科系學校數量實為教育主管機關亟需思考的問題。

二、課程問題

  根據德國職業研究論壇研究員Lasonen和Mannig的研究指出,依教育體系和就業市場的關係而言,職業教育具體的可以分成三種類型的,如表四。

  從表四證明德國課程業界和學校緊密結合,課程架構以專精設計原則設計,台灣教育正在變革,目前技職學校汽車在高職學制偏向綜合高中發展,即是所謂的多能工教育(吳明果,2000),造成選修科目過多,重『量』不重『質』,使教學目標模糊化,在升學主意掛帥下,很難發揮各校特色。
職是之故,各校應規劃具有前瞻性整和之特色課程,簡化課程架構,發展學校本位課程,加強與業界合作。

三、證照問題

  汽車結構複雜,維修技術不良會肇事,涉及公共安全甚至造成嚴重之社會負擔,必須由具備專業技能者才能擔任汽車維修工作,因此必須建立「職業證照制度」來規範、考核與培育汽車維修人才(黃靖雄,民83)。目前汽車科職校畢業學生可參加之檢定項目有:(一)、汽車修護技術士(丙、乙、甲級);(二)、汽車修護技工執照(交通部辦理與汽車修護乙級相當);(三)、汽車檢驗員證照(交通部辦理);(四)、汽車考驗員證(交通部辦理)。

  汽車修護證照制度雖然已經有多項法令規定,但與全面實施技能與就業結合尚有努力空間。就證照取得方面,勞委會職訓局辦理在校生技能檢定,大部分職校畢業生畢業後都能順利考取汽車修護職類丙級技術士證照,也是推行國內技職教育一項重要指標之一;國內某些汽車修護廠鼓勵員工對於考取證照後享有較佳的待遇即是實質之鼓勵。

  德國汽車修護職類分為『技工』和『師父』二級,『汽車機械』和『汽車電機』兩大類項,從1995年起某些州增加汽車服務維修技師職類。我國汽車修護技工或汽車修護技術士屬於一般汽車修理工之工作範圍,故檢定內容包括:汽油引擎、柴油引擎、汽車底盤、汽車電系等。檢定範圍無法配合業界汽車修護技工之分類需求,同時因應資訊通訊時代,車輛零組件應用大量電子化,未來汽車修護職類於檢定證照類別實有重新規劃調整之必要,建構完整之汽車修護職類技能檢定證照制度,同時在汽車修護職類證照檢定應加入環保相關內容。

伍、結論

  汽車科系為技職教育類科重要之一環,同時汽車是現代企業科學管理的先驅﹐是大量製造、高效率、專業化、標準化產業的代表,汽車工業實為工業社會之基石,不僅影響民生工業,向上延伸對航太工業、精密工業皆有舉足之影響。而車輛產業相關就業人才之培育,首賴提升技職教育之質與量,增進與產業之結合,制定一套面向二十一世紀之動力機械群一貫課程;提升實務教學品質,加強職業教育與職業訓練相結合,同時因應「e時代」的三e意義---education(教育)、環境(environment)和經濟(economic),除加強一般及專業能力培育外、提升教育經濟性,在未來的高度資訊化社會,對車輛與環境問題也是亟須思考之議題。■

(參考文獻請洽作者─許良明: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工業教育學系教授。程榮凱:台北市立松山工農汽車科教師。黃清煙:國立嘉義高工實習組長。蕭明火:國立三重高工訓導主任)


 

TOP


出版/教育部技術及職業教育司 

編製/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