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 靈 停 看 聽 

 

 延伸閱讀

從認知行為取向--淺談憂鬱症的治療
  壹、前言
 

所謂認知行為取向(cognitive-behavior approach)的治療方法是認知治療和行為治療結合的產物,原因是行為治療學者對於認知重組取向逐漸加以重視,及認知治療學者對於行為論在方法學上的優勢逐漸加以承認,可以說認知行為治療法是介於傳統行為和認知二學派之間,做有目的的結合(廖鳳池,民79)。而Mahoney和Meichenbaum(1972)也都認為認知行為治療法的出現,象徵著認知學派和行為學派有了極為成功的結合。Perris(1989)更指出認知治療和行為治療在一開始就共同結合的現象,已經證實了治療的成果。

憂鬱症(depression)一詞包含廣泛性的情感性疾病(affective-disorders)。憂鬱可說是到處可見的情緒之一(Perris,1989),而且從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焦慮與憤怒年代,目前我們已進入所謂的憂鬱年代(age of melancholy) (Hagnell,Lanky,1982;Klerman,1978)。張春興(民78)認為憂鬱是憂愁、悲傷、頹喪、消沈等多種不愉快情緒綜合而成的心理症狀,憂鬱常顯示非常複雜及多重的症狀﹔症狀的差異可分為輕微的或嚴重的、明顯的或隱含的(Masked)、期間的或慢性的,且常伴隨著情緒、行為的失調、認知組型及神經化學的變化。而六、七十年代以來,由Beck, A.T.所倡導的認知治療(Cognigive Theapy)理論對憂鬱症的處理廣泛的受到重視(阮美蘭,民84)。 

貳、認知治療與行為治療 
認知治療是一種有系統的心理治療方式,它的基礎是情緒障礙理論(Beck,1967)、心理學的實驗與臨床的研究(Kovacs&Beck,1978),以及界定清楚的治療技術(Beck et al.,1979)。認知治療也是一種結構式的心理治療,用來幫助病人減緩症狀並且學習有效的方式來處理病人所遭遇的困難。
行為治療是眾多心理治療的理論與方法中,被認為最強調科學化的一種治療方法,行為學派的治療者認為:不適應習慣既然是學得的,當然也可以去除;而要成功地去除不適應習慣,最合理的方式是研究有關學習歷程的知識(廖鳳池,民79)。
認知治療學者認為若個體採用負面的認知架構來認知外界事情其他自己,則容易沮喪、憂鬱。譬如一個人要求自己必須是能幹的、稱職的,認為「除非我表現得很完美,否則我就
是個失敗者」,於是他就必須無時無刻的提醒自己要表現優異,而只要稍為表現不如意,他就容易把自己想成是不行的,因而感到沮喪。
一般而言,認知治療基本上認定:個體的情緒或行為困擾,與其認知的方式或內容有極為密切的關係。在1960年代正是傳統行為治療理論與技術興盛的時期,因此,大多數的認知治療學者均自然而然地接受及採用一些行為治療的技術,大體上認知治療中常會用到的行為治療技術包括思考中斷法、心像法、系統減敏感法、放鬆訓練、心理示範法、家庭作業等。 

參、認知治療的基本理論 
Beck(1963,1964,1967)認為憂鬱的認知理論是基於患有憂鬱症者以扭曲方式來詮釋多樣事件的一些假設。Beck(1976)也提出雖然傳統上憂鬱傾向聚焦在情感的部分,但認知治療會抓出不良功能的認知並對呈現憂鬱特徵的情緒,行為與失功能的部分加以改變。 
一、認知三角(Cognitive triad) 
認知三角,即個體與外界互動時對於自我、他人、及未來所產生的認知內容,Beck認為個體若在此三個認知向度產生問題,譬如產生個人中心化的想法(personalization)、極端化的想法(polarized thinking)、遵循規則(law of rules)的想法,就會產生負向的認知三角,並以此負向的認知來評估自我,週遭世界及未來。一個憂鬱的人可能對自己有這樣的負向想法﹕「我是愚蠢、儒弱、失敗的人」,他可能認為別人對他的看法是﹕「你真是個木頭人、自私鬼 、幼稚」。並且認為事情一定會越搞越糟。這種負向、自我否定的想法在個體的感受及信念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同時個體的感受和信念也會交互影響他的想法。憂鬱悲觀的人總是記住及回憶那些負向事件,因此產生情緒上的困擾。 
二、自動化思考(automatic thoughts) 
在Beck的臨床研究中,他發現個體在引發情緒反應之前總是在腦海中出現一些「自動化的思考」。這種思考的出現通常是頗為自動且迅速的,而且常是模糊、不完整、不請自來的,因此個體很難加以終止,且會豪不遲疑的全盤接受。憂鬱症患者通常對自己、週遭世界及未來具有負向的自動化思考,因此他們常覺得無助、無望、寂寞、挫折、及有罪惡感。 
三、基摸(schema) 
基摸是個人辨認外界訊息進行分類、評估,解釋訊息並做出因應的一種認知架構。它是由過去經驗的累積與不斷的修正所形成,透過基模的運作,可將新的訊息與過去的資訊相聯結以對外界訊息做出最快的解釋與反應。而處理和自我有關的訊息的基模稱之為「自我基模(self-schemata)」。Beck則強調「自我基模」是處理和自我有關的訊息的機構,一個人的「概念形成(ideational theme )」操縱自我基模的運作,並決定所獲得訊息的處理方式。 
四、認知扭曲(cognitive distortion) 
指的是錯誤的訊息處理過程,當個體在處理外界訊息時,他通常會扭曲訊息以適應相關的認知基模。Beck描述情緒障礙者可能出現的幾個認知扭曲(劉光中,民83)﹕1.二分法、絕對的想法:對事件的想法、看法是極端的二分法或絕對,事情不是對就是錯,東西不是黑就是白。2.過度類推:根據一件無關的小事,就對整個事件甚至無關的事件下結論。3. 個人中心化想法:過度把責任都歸到自己身上,常常以為事情都與自己有關,自己對所有事情都應該負責。4.斷章取義:只看事件負向的一面忽略它正向的一面。5.誇大與低估:把一件不重要的事情看得比實際重要,而把重要的事情看成毫無意義可言。6.任意推論:對事件亂作推理,常常根據相反的事實,或毫無任何證據的支持下就對事件下結論。 

Perris(1989)認為這些認知扭曲在個體自我基模上(見圖表一)持續證實出不良功能的自我見解。 

肆、憂鬱症的診斷標準與症狀 
憂鬱症是情感性疾患(Mood Disorder)的一種,在美國精神醫學協會1994年所出版的心理疾病診斷準則第四版(DSM-IV)中,有關憂鬱症的診斷標準有下列九項(姜忠信、洪福建,民89;詹佳真,民89﹔APA,1994﹔Parachin﹐2000﹔Compas&Wadsworth﹐1997)﹕
至少在兩週內,同時出現下列症狀五項(或至少五項以上),且呈現出原先功能的改變;至少出現以下一種症狀:(1)憂鬱心情或(2)喪失興趣或快樂。注意:若症狀明確是因為一般醫學狀況,或與心情不一致的妄想或幻覺有關,則不列入此病症中。
1. 憂鬱的心情,幾乎整天都有,都可由當事人主觀報告中陳述出來(如感覺憂傷或空洞)或由他人觀察所見(如容易掉淚)。(注意﹕在兒童及青少年,是易怒的心情)。
2. 在所有或幾乎所有的活動,興趣或快樂都會發生顯著性的減少,這種情況幾乎整天都會發生,其情況可由當事人主觀陳述出來或經由他人觀察而顯示。
3. 並非節食期間而有體重明顯下降或增加﹙如﹕在一個月內體重變化超過5%﹚﹕或幾乎每天都食慾減少或增加。(注意﹕如果是兒童對於這種非預期體重之增加即應考慮)。
4. 幾乎每天失眠或嗜睡。
5. 幾乎每天都會出現心理機動不安或遲滯現象,這此現象可由他人觀察得到。
6. 幾乎每天都感到疲憊不堪或失去活力。
7. 幾乎每天都感到自己無價值感或有過分或不合宜的罪惡感(可達妄想程度,並非只對生病的自責或罪惡感)。
8. 幾乎每天都感到思考、專注或判斷能力的降低(這些現象可由當事人主觀陳述出來或由他人觀察而顯示)。
9. 反覆有死亡的念頭(不只是害怕自己即將死去)、重覆出現無特別計劃的自殺意念、有過自殺嚐試、或有自殺的特別計劃。 

伍、憂鬱症的成因與辨識訊號 
一、憂鬱症的成因 

(一) 遺傳﹕從流行病學的資料及遺傳學上的證據顯示,罹患憂鬱症的雙親育有同樣罹患憂鬱症的子嗣,機會是正常父母親的兩到三倍(許森彥,89)。 
(二) 生物化學物質的改變﹕大腦神經傳導物質失去平衡,特別是血清素及正腎上腺素兩種(King Net 歡樂網路王國,民89﹔Schmail&Others,1993). 
(三) 疾病﹕某些疾病可能會引發憂鬱症,例如﹕巴金森症(Parkinson's disease)、腎臟病(Kidney disease)、癌症(Cancer)、嚴重的失憶症(Pernicousanemia)、腦瘤(brain turmor) 甲狀性疾病(thyroid disease)、電解質失衡(elcctrolyte ibbalance)等。 
(四) 藥物﹕許多藥物(例如﹕鎮定劑、抗巴金森症、抗發炎、降高血壓等藥物)會造成憂鬱等副作用。 
(五) 人格特質﹕低自尊、完美主義者、思想悲觀、挫折容忍力低和依賴性人格特質較易罹患憂鬱症。 
(六) 知覺性的失落和壓力﹕年幼時期的創傷經驗,生活壓力事件(如失業、負債、重大疾病、被迫遷徙)、重大災難經驗(例如﹕大地震、車禍、火災和親人死亡)、挫折的人際關係(如婆媳不合、婚姻衝突、緊張的親子關係、被朋友出賣)等足以影響個人的重大事件。 
(七) 季節﹕根據國外的研究顯示,冬季的某些日子,特別容易引發憂鬱的情緒,特別是陰雨綿綿的地區,這種因為季節所引發的憂鬱情況,特別稱之為季節性情感症(SAD ﹔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 

二、憂鬱症的辨識訊號 
當下列訊號被確認的越多,即顯示憂鬱的症狀越嚴重,並且需要尋求專業的協助(Schmall & Others,1993)﹕ 
(一) 生理上的訊號 
1. 經常抱怨身體不舒服或頭痛,但在生理上卻檢查不出原因。 
2. 胃口顯著的改變﹙或體重顯著的增加或減少﹚。 
3. 睡眠型態改變(失眠、很早就醒過來或睡覺的時間比往常多)。 
4. 疲倦、缺乏精力、做事顯得慢吞吞(無精打采)。 

(二) 情緒上的訊號 
1. 普遍感到空虛、悲傷、易怒、不安和焦慮。 
2. 臉上缺乏表情。 
3. 莫名的哭泣。 
4. 對其他人漠不關心。 

(三) 認知上的轉變 
1. 有無望、無助、感到沒有價值、自責和悲觀的想法。 
2. 不適當或過度的罪惡感。 
3. 注意力無法集中或思考缺乏組織。 
4. 容易遺忘。 
5. 無法做決定或採取行動。 
6. 重複死亡或自殺念頭。 

(四) 行為上的改變 
1. 對先前感興趣的活動(包括性)失去興趣或樂趣。 
2. 對個人的外表、衛生、家庭和應盡的責任漠不關心或予以忽視。 
3. 對平時可以完成的工作感到困難,不再能夠勝任。 
4. 從平日的活動或人群中退縮下來(寧願離群獨居)。 
5. 飲酒和用藥的次數增加 
6. 與人爭辯、敵視的次數增加。 
7. 手指不斷的攪動。 
8. 有自殺的企圖或不斷的談論著自殺。 

陸、憂鬱症的認知模式與認知偏差 
一、認知模式 
從臨床的觀察中,可以發現憂鬱患者常具有負向的基模,這套負向基模使他們在解釋外界環境與自我時,較正常人容易產生認知上的扭曲,及負向的自動化思考。 

Perris(1989)提出有關憂鬱症的認知理論中有一個很重要的觀念是基本不良功能的假設或不良功能的基模(basic dysfunctional assumptions or dysfunctional schema),此假設或信念表現 
出個體在生活中的一種與生俱來且持續性的特徵,且經常和早期童年經驗有關。基模過程的說明見圖表二。
根據Beck的認知理論,憂鬱患者因為具有負向認知,習慣性地採用不合現實的負向看法來評估自己、週遭世界以及他的未來,彷彿戴了一幅鑲了「負向認知鏡片」的眼鏡來看世界,透過此鏡片所看到的一切都充滿了足以使它產生憂鬱的訊息。使他認為自己是有缺點的、無能的、沒有價值的,認為外界對他要求過多,而且認為他沒有辦法克服障礙達到目標,另一方面他也認為自己所遭遇的困難或苦難,會一直持續下去,因此對未來感到無望。特別在遭受外在生活壓力時,更容易產生失望、沮喪、罪惡、以及失去興趣等憂鬱情緒。當這種負向認知愈大時,憂鬱症狀也愈嚴重。

二、認知偏差 
憂鬱症患者的認知偏差是指採用一些不合邏輯的思考習慣。Beck(1967,1976)發現憂鬱症患者不良功能見解是在知覺或訊息過程中幾種錯誤的看法,這些錯誤的認知包括:1.章取義(selective perception),對情境做選擇性的看法,反而忽略了較顯著的部分,常根據片段的小部份資料就對整個事件下結論;2.誇大(magnification),將負面事件解釋成非常重要;3.貶低(minimization),將正面事件看成毫不重要;4.任意推論(arbitrary inferences),任意下特定的結論,認為結論不好,是對立的或事實證明就是如此;5.兩極化的思考(dichotomous thinking),二分法的看法,認為情境或事件不是黑就是白,不是好就是壞;6.個人化(personalization),對別人的不幸與每日的災難相當自責(self-blame),認為自己對所有的事情都應負責;7.以偏概全或過度概化(overgeneralization),傾向從獨立事件中就下全面性或廣泛性的結論。
根據Beck的看法,憂鬱症患者因為具有以上這些負面的思考特徵,使得他們在遭受外界壓力時,容易產生沮喪憂鬱的情緒。若患者能改變它的思考習慣,採用較具彈性的、較成熟的思考方式,則可改善並預防憂鬱的情緒。 

柒、憂鬱症認知治療的架構與技巧 
認知治療對個案的概念架構(conceptualization)所呈現的問題主要有:何以患者在生活中有如此憂鬱、焦慮和恐慌的感覺?目前主要的壓力為何?患者呈現的主要人格特質為何?主要的情緒狀態為何?患者溝通的主題為何?在患者的過去,有哪些重要生活事件和經驗?患者在認知治療中的反應如何?

認知治療基本上一個治療過程約15~25次﹔前數週每週治療二次,之後即每週一次,但對憂鬱症狀嚴重的患者,可增加至每週3~4次。Perris(1989)認為根據他們的經驗,智能遲滯、退縮與被動的憂鬱症患者,在治療的第一週是每天見面的;中度憂鬱症患者在第一週是安排2至3次,之後每週一次,最後可能每個月或隔月一次,而每次的時間是45-50分鐘。治療目標,在於訓練患者養成合乎現實與邏輯的思考。治療者應先獲得患者充分合作,在兩人共同努力下,將負向認知、自動化思考、認知扭曲等付諸驗證。由於憂鬱患者在學習能力與記憶上會受到病情的影響,所以認知治療在進行時首先要與患者充份溝通,使他能了解治療將如何進行,並且鼓勵患者主動參與。在方式上,認知治療是比較結構化,而且治療者較為主動。在初次的治療晤淡中,主要在與患者建立治療關係,了解患者對治療的期望,介紹認知治療的理念與方法,引出患者對他自己、對治療、及對治療者的負面認知,找出最易切入的問題,並討論指定家庭作業。

家庭作業是認知治療技術中了解患者認知模式的一種重要方法。透過家庭作業,患者會經常留意自己的想法與情緒變化之間的關係,治療者也可藉作業內容辨認出什麼是患者的不良思考習慣。Perris(1989)認為有目標的家庭作業應該依循下列規則:1.家庭作業的指定必須是有系統的,且和治療者與患者在一開始所同意的要互相一致。2.家庭作業的指定必須是患者能夠了解且能抓到真正問題的個人計劃。3.可能的話,家庭作業應該是基於患者自己所提的計劃。4.家庭作業的設計必須和患者目前可用的資源相結合。5.家庭作業的結果必須在下個療程能加以複習。每一次的會談都是根據上次會談的感受與指定的家庭作業內容來繼續工作,在會談結束前則依會談內容指定家庭作業並與患者討論他對本次會談的感受。治療早期與中期會運用的治療技巧有﹕理性情緒自我分析,自我教導訓練, 蘇格拉底式對話,壓力免疫訓練,問題解決訓練,自我管理法….等等。治療晚期,著重在加強患者的獨立感與責任感,引導回顧在治療中所學習的認知方法,並對未來預期的問題及因果策略灌輸信心。

一般而言,認知治療者常依循下列五步驟:(1)注意去發現病人常出現的那些負面想法。(2)讓病人瞭解他的負面想法如何影響他的情緒變化與行為反應。(3)找出證據來證實病人的想法是無根據或不合真實的。(4)使病人學習採用另一種新的、真實的看法,來取代他原本所採用的負面的、悲觀的、不合理的想法。(5)找出使病人容易產生負面想法的內在錯誤信念、假設或思考方式,並加以修正。認知治療者透過許多不同的溝通技巧來找出病人負面的信念及假設。通常,治療一開始時,治療者先向病人解釋認知治療的理念。其次,利用指定的家庭作業,病人每天記錄他所出現的想法,並設法去驗證病人所採用的這些想法或信念是否合理、真實。在治療過程,透過病人與治療者的討論方式,病人常學會治療者所用的技巧,以此來處理他們自己的問題。

除了熟悉技巧的使用外,Beck等(1979,1985)認為治療師必須熟習認知治療的治療型態,主要的特徵包括:1.協同合作(collaboration)2.和善(gentleness)3.具備傾聽的能力(ability to listen)4.專業態度(professional manner)5.彈性(flexibility)6.幽默(humour)。 

捌、對憂鬱症患者的協助與治療策略 
一、協助策略 

憂鬱症越早獲得協助,其症狀獲得緩解的機會越大,恢復的速度也越快。從協助者的角色而言,家人及其朋友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以下是協助憂鬱症患者經常使用的策略(Schmall & Others,1993)﹕ 
(一)、鼓勵 
在協助憂鬱症患者的技巧上,首先要釐清的觀念是,不要強迫或威脅他(或她)接受治療(除非有立即的生命危險),因此與當事人溝通,表達你的關心(把焦點放在對人的關心及生理的症狀上﹕如容易疲倦、睡眠出現障礙、胃口變差)和期望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例如你可以這樣說﹕「媽媽!我愛您,並且我非常關心您,過去幾個月,我已經看到您體重明顯的減輕許多,哥哥同時也告訴我,您不再與平日的00團體聯絡聚會,過去每週00團體的00活動,對您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我知道這是個艱難的時刻,但是獲得協助可以讓您感覺到更好。鼓勵的同時,儘量使用「我…」之陳述句,(例如說﹕「我知道你很好,而我關心你是因為大部分時間,你似乎都覺得很疲倦,我喜歡你去看醫生,醫生會向我保證,你一切都在可處理的情境!」);避免使用「你…」的陳述句,因為其中含有強烈的命令與譴責的語氣(例如﹕「你是憂鬱症病患,你不必否認,去看醫生就是了」)。 
(二)、傾聽和確認情緒 
憂鬱症患者通常需要被傾聽、被了解。在傾聽的同時你需要1.出空自己去感同身受。
2.用語言及非語言的方式去反映對方情緒。3.用心整理對方的情緒。4.也讓對方有時間去整理自己的情緒。5.讓對方感覺被了解。6.讓當事人更有效地應付現實生活。避免1.問「為什麼﹖」2.使用「嗯!我能體會你的心情。嗯!我能了解你。」的話語3.用不著邊際的安慰。4.講自己的故事及經驗(趙可式,民89)。
(三)、建立一個支持性的環境 
憂鬱症患者通常需要被傾聽、被了解。在傾聽的同時你需要1.出空自己去感同身受。
2.用語言及非語言的方式去反映對方情緒。3.用心整理對方的情緒。4.也讓對方有時間去整理自己的情緒。5.讓對方感覺被了解。6.讓當事人更有效地應付現實生活。避免1.問「為什麼﹖」2.使用「嗯!我能體會你的心情。嗯!我能了解你。」的話語3.用不著邊際的安慰。4.講自己的故事及經驗(趙可式,民89)。
(四)、規劃有意義的活動 
多數的患者都不願走到戶外,所以一開始可以安排像散步之類的活動,之後視病患情況安排爬山或鼓勵參加親朋的聚會。同時對患者病情的恢復切勿過分的期待,對於些許的進步,即應給予鼓勵,並舉證治癒的案例,以降低其失望的感覺,另方面讓當事人經歷有價值的事件,來增加其成就感,讓患者明白他在家人心中的重要性,可以增強對抗疾病的信念,(董式基金會心理衛生組,民89) 
(五)、給予自我掌控的機會 
給予當事人適度自我掌控和作決定的機會,可以促使當事人無自我價值感之認知轉變。 
(六)、警覺自殺訊號 
每個憂鬱症患者都有可能以自殺結束生命,尤其在接近恢復痊癒時,反而會轉向自我了結一途,協助者惟有警覺生理、情緒、行為和認知上的自殺訊號,並不斷的給予患者關心、耐心和用心,才能預防悲劇的發生。
(七)、特別當心假日及節慶 
對憂鬱症患者而言,悲傷及孤單的情緒感受,在假日(如聖誕節)及節慶(如結婚紀念日),會顯得特別強烈,因此週遭的親朋好友,更應該特別留意其情緒變化。
(八)、尋求專家(業)的協助 
1. 在猶豫是否尋求專業協助的時刻。 
2. 當事人的憂鬱症狀持續兩週或以上時。 
3. 憂鬱的症狀干擾到當事人的日常生活作息或功能。 
4. 當事人的健康因為憂鬱症而遭受威脅。 
5. 觀察到當事人有潛在的自殺徵候。 
6. 你已經盡了一切努力,但是似乎沒有任何功效,不知道能再做什麼。 
7. 發現自己正被當事人所拖垮(拖累)。 

二、治療策略 
對憂鬱症患者的治療策略,依其發病原因及嚴重性,可分為下列三種﹕ 
(一) 藥物治療 
抗憂鬱劑可以改變患者體內的神經傳導物質,使病患的情緒獲得良好的控制,尤其是對於內因性所引起的病情更具效果。雖然有時會有副作用,但藥物治療可以改善症狀,如果再配合心理治療,仍是目前預防和治療憂鬱症的最佳方法(鄭雅玲,民89;邵培毅,民88)。事實上,研究者曾提出認知治療和三環抗抑鬱劑(TAD)合併使用的話,其效果是優於單獨使用認知治療或三環抗抑鬱劑(TAD)(Teasdale et al., 1984)。 
(二) 心理治療 
心理治療可以協助患者處理自尊、負向思考和人際關係等問題。常用的心理治療有﹕ 
1. 認知治療 
憂鬱症患者通常對自己、對所處環境及未來,充滿悲觀負面的自動化思考,認知治療的目的在協助當事人改變負向的思考模式,也是用來治療憂鬱、焦慮、恐懼症等心理異常常用的方法,其中以Beck的認知治療,Ellis的理性情緒治療和Meichenbaum 的自我教導訓練,較為人所熟知(簡明建,民88)。 
2. 行為和社會訓練 
憂鬱症患者通常經歷不愉快的事件比愉快的事件多,行為和社會訓練,提供當事人發展有效的人際溝通技巧、接觸可利用的資源,增進愉悅的體驗。採用角色扮演、楷模學習、行為改變技術、社交技巧訓練、做決定的技巧、放鬆訓練和系統減敏感法等來協助訓練患者。 
(三) 電療 
雖然多數人難以接受電療(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ECT)的觀念,但是這種治療方法,對藥物治療無效或對藥物會產生強烈副作用,或病症嚴重及有自殺危險性患者而言,是可以考慮的一種治療方法。 

玖、憂鬱認知取向的研究 
近年來最引人注意的是以認知層面來詮釋憂鬱,這種趨勢有許多重要的原因﹕首先是社 會認知理論的發展與應用,部份的社會認知學者將其理論運用在憂鬱的解釋上面,並得到良好的成果(陳錫銘,民81﹔Pace&Dixon﹐1993)。其次是認知治療法在憂鬱治療上的卓越成效,依各種認知理論所發展出來的治療方法,對憂鬱患者的治療及復發比率的降低得到極佳的實用價值(曾端真﹐民81)。再者,各種有關認知的變項在憂鬱形成的歷程上所扮演的重角色,使許多學者投入此領域的研究,進而豐富了認知層面的理論內涵,歸因理論和自我基模理論更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構念。事實上,在有關兒童時期的研究中指出(Rholes﹐Blackwell﹐Jordon﹐&Walters﹐1980)﹕認知能力的發展及後天認知改變,對憂鬱的形成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Abramson等人(1988﹐1990)指出認知取向的研究者之所以如此熱衷於此,有四個重
要的原因﹕1.認知治療展現了相當的療效,可見認知理論的確有其臨床的價值。2.認知心理 
學與社會心理學為憂鬱的認知理論提供了良好的發展基礎。3.Beck的理論指出憂鬱的個體不僅作負向的思考,且會系統誤解或扭曲事實,為了解憂鬱的本質提供很好的研究方向。4.認知憂鬱理論在研究上可以作實證的探討。

這些見解和上述的一些研究成果頗有共同之處,很能有效的解釋近年來認知理論研究的
勃興。進一步的整合不同認知理論在此就更顯出它的意義及未來的主導地位。

拾、結語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等的研究中發現,平均每一百人中就有三人罹患憂鬱症,它可說是繼癌症、愛滋病之世紀三大疾病之一,其中最早被解決的,反而可能是現在人人聞之色變的愛滋病,而憂鬱症這種不快樂的疾病,往往不被了解與接受,甚至因此走向自我毀滅的例子比比皆是,例如根據英國的統計,有百分之七十五到百分之八十自殺的人,在自殺當時,都已經達到有憂鬱症的程度,自殺是憂鬱症的一種表現,而自殺已進入國人十大死因之一,顯示憂鬱這種情緒障礙是必須被正視的(陳信吉,民89;陳國華,民89)。

一般而言,認知治療學者指出憂鬱症認知治療的必備條件為:治療者必須深入瞭解憂鬱症的臨床症狀表現、紮實的會談技巧、熟悉各式各樣的臨床症狀、病程的起伏和演變;治療者必須能夠警覺到病人是否具有自殺的危險性;治療者必須具有一個好的心理治療者所需的特質,即要能在關懷、接納的氣氛下,與病人建立良好的工作關係;治療者需有各種不同的背景和經驗,以協助認知治療的成功;治療者除了具備溫暖及同理心之外 ,必須深入瞭解憂鬱症的認知模式、熟悉認知治療的理論及技巧,並接受正規的訓練。在此,我們也深切的期盼憂鬱症患者能適時掌握發病徵兆,即時就醫並持續接受治療,善於利用週遭資源,加上親友的鼓勵與支持,以獲得最佳的治療效果,早日重建美好生活。 


參考資料: 
1. 廖鳳池(民79)。認知治療理論與技術。台北:天馬。 
2. 姜忠信、洪福建(民89)譯。認知治療的實務手冊:以處理憂鬱與焦慮為例。台北:揚智。 
3. 郭志通(民90)。憂鬱症之診斷標準與協助治療策略。諮商與輔導,181期,14-18頁。 
4. 楊順南(民84)。憂鬱的認知性理論及其在教育上之涵意。輔導季刊,31(1)期,52-57頁。 
5. 阮美蘭(民84)。憂鬱症認知治療的處理。輔導季刊,31(2)期,47-51頁。 
6. 劉明倫、陳美如、劉光中(民83)。國防醫學,19(1)期,19-21頁。 
7. 陳錫銘(民81)。憂鬱的主要認知行為理論。諮商與輔導,81期,6-10頁。 
8. 葉翠羽、柯慧貞(民77)。國防醫學,7(2)期,142-145頁。 
9. Beck, J. S.(1995).Cognitive Therapy: Basics and Beyond. New York: The Guiford Press.
Perris Carlo. (1989).Cognitive Therapy with the Adult Depressed Patient. In Freeman, A., Simon, K. 
10. M. & Beutler, L. E.(1989).Comprehensive Handbook of Cognitive Therapy (pp. 299-319).
New York: Plenum Press. 

( 作者:陳黃秀蓮 ) 

 

用藝術--讓你我更愉悅的生活

 非藝術空間  /  藝術心靈停看聽 藝術經營補給站 / (合作提案)聯絡我們  

Copyright @ c 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2-27005858#1 或 0800-008-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