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日本名畫文物展」談桃山文化之背景及其特色

─方獻洲─

    此次在台北市由中國文化大學、國父紀念館以及東京富士美術館共同舉辦的「東京富士美術館珍藏─日本名畫文物展─日本美術四百年史,桃山時代至近代」展覽活動,大規模地介紹國人日本傳統美術風貌,藉此展覽活動,國人不僅可以欣賞到聞名於世的名畫文物之外,亦可飽覽日本美術史之變遷及其歷史背景,這在台灣應屬前所未有之創舉。

    然而,此次之展覽文物為何是從「桃山時代」開始呢?這個短暫的時期或多或少是史學家刻意劃分出來的。以下就針對桃山時代之背景及桃山文化來作一概要性的闡述。

    桃山時代,又稱為「織豐政權」時代。始於1568年織田信長擁奉將軍足利義昭入京都,室1598年豐臣秀吉逝世為止,共計31年。織田信長於根據地近江之安土築城,豐臣秀吉則築城於桃山,因此依政權之所在地而言,織田、豐臣兩氏掌權之16世紀末期,史稱「安土桃山時代」或簡稱「桃山時代」。

    此時期雖甚短暫,帷在日本近世對封建制度之樹立過程中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自15世紀中葉起,日本全國戰火連連,至18世紀末期,始出現統一曙光。首啟全國統一之契機者織田信長,而完成統一大業者,則為織田信長手下的第一號大將豐臣秀吉。信長與秀吉均具有遠見與領導才能,渠等不僅力挽狂瀾,統一日本,復從事政經文化等各方面之建設。二人均未開幕府,信長僅任右大臣,秀吉則任關白太政大臣,渠等皆尊重皇室,利用皇室之權威以統制諸侯,掌握中央政權。

    此一時代文化上貢獻最大者,是新興大名(武將)與巨商富賈。這些人取代了中世之貴族、武家以及僧侶之地位,成為新文化之提倡者及保護者。因渠等所受舊文化之朿縛不多,兼以各地經濟之空前發展,累積大量財富,一方面海外經濟活動甚為活躍,西方文化輸入,信長不喜佛教,歡迎基督教以抵抗佛教,基督教文化開始在日本擴張起來,因之充滿革新的氣息,產生了前所未有的豪華絢爛之「桃山文化」,開啟16世紀末期與17世紀初(江戶時代初期)日本藝術工藝之風尚。故最能代表桃山文化之特色者乃為脫離以往以神佛為中心,不具宗教色彩之城廓建築。著名的城廓有伏見城、安土城、大阪城、江戶城以及姬路城等。城廓內部之裝飾以金碧絢爛之繪畫、雕刻以及手工藝品等。

    織田信長和豐臣秀吉都極愛依附風雅,各地之新興大名與巨商富賈亦上行下放,爭相效尤。尤其是豐臣秀吉特別喜愛黃金,以及金光閃閃華麗耀眼的東西。這種風氣應用在城廓建築上,帶動了大量使用黃金建材的建築風潮,就以巨型的立式屏風來說,是用金箔繪上圖畫製成,連帶的作為建築裝飾之繪畫雕刻以及工藝均甚為發達。

    再就茶道而言,流傳至今之茶道,便是由豐臣秀吉的荼道大師千利休發展出了基本形式,而其主張之美學觀念也直接或間接地剌激了當時的陶匠,促使他們的創造出精美絕倫的陶器和茶具。此後,同類的藝術作品,均沒有再出現過超越此時期的水準了。

    此次展出之作品中,有代表此一時代大師狩野派作品「葡萄棚圖」充分說明日本繪畫金碧輝煌的裝飾風格;其次後陽成天皇筆畫之真蹟「宸翰」等重要美術作品,便是這個時代的作品。

    另外在陶瓷器方面,亦有桃山時代的茶道用具,譬如極為珍貴的志野窯(今本州岐阜縣)、高取窯(今北九州福岡)及信樂窯(今本州滋賀縣南方)等典雅樸實的作品,這種不尚虛飾、樸素自然的陶製作品,蘊育著茶道所響往的雅靜而豐盛的精神世界,亦是桃山時代茶道藝術之精髓。

 

回專題講座